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心计】【3-4完】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34

【心计】(3)

  孙涛的家出乎意料的近,穿过小巷旁的一个铁门,就在边上公寓楼的1楼。

  两人带着文静过来,只花了不到5分钟。

  一路上,柳馨涵遇到了许多绝好的逃跑机会,因为要带上昏倒的文静,孙涛并未像之前那样牢牢地抓住柳馨涵,而进入小区以后,只要逃跑并且大喊,遇到保安以及路人的概率是很大的。

  但柳馨涵却丝毫没有犹豫地放弃了这些机会,这毫无疑问是不理智的,不冷静的,不是柳馨涵应该选择的道路,但她又怎么能抛弃文静呢,这个为了救自己而受伤的女孩。

  将两人带进房间后,孙涛将文静放在沙发上,然后一言不发地从边上的柜子里取出医药箱,递给柳馨涵,「给她包扎一下。」柳馨涵犹豫了一下,用颤抖的手卷起文静沾满了鲜血的袖子。

  文静手臂上的伤口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过了这么久已经不再流血,甚至有了结疤的迹象。

  但柳馨涵还是鼻子一热,眼泪差点都流出来,不过她强忍住泪水,用棉花蘸着酒精擦拭伤口,每次棉花触碰到伤口时,文静都会微微颤抖一下,她仿佛感同身受,似乎也能感受到其中的痛楚。

  她最后取出绷带,一圈一圈地缠起来。做完这一切,柳馨涵整个人仿佛泄了气般瘫倒在地上。

  孙涛就站在她的身后,始终一言不发。

  看着文静苍白的脸颊,柳馨涵最终下定决心,转过身对孙涛说道:「虽然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但我这种外行人能做的终究只是一点应急措施罢了,文静她一定要送去医院。」「不行,」孙涛的话语毫无抑扬顿挫。

  「这不是开玩笑,那个伤口这么深,如果感染的话,文静真的会死的!」「我都说了不行!」听到孙涛的怒吼,抬起头的柳馨涵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满是血丝,之前的游刃有余点滴无存。

  「在我同意之前,你们两个谁都不能踏出这间屋子一步。」柳馨涵寸步不让地问道:「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放她走?」沉默了一阵后,孙涛斩钉截铁地说,「等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这个臭婊子乖乖听话就行了。」被他的气势所压倒,柳馨涵一下子就沉默了。

  然而没有留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孙涛突然扑上来,按住少女的身体,「好了,既然已经回来了,我就按照之前说好的,让你这回好好尝尝我鸡巴的味道。」这时才猛然意识到危险的少女下意识地挣扎了起来,「等,等一下,不,不要。」「该死,」孙涛烦躁不安地再次掏出口袋中的刀,这一回却架在文静身上,「你要是再敢反抗或者大吵大闹,我就在她脖子上开个口子。」柳馨涵慌忙答道:「不,不要,我明白了……」「很好,那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怎,怎么……」

  「啊!你有意见么?」

  偷偷瞄了一眼正在沙发上熟睡的文静,柳馨涵轻声说道:「不,不……我知道了……」不就是脱衣服么,刚刚陈慧不也遭遇了同样的待遇么,想到这里,柳馨涵咬咬牙,开始一件件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当解开裙子时,柳馨涵看着下体私处已经凝固的点点腥红不由沉默,虽然早已知道并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当亲眼看到这幅惨状的时候,还是感到一阵悲伤。

  听到孙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柳馨涵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可没有感伤的余裕,继续脱剩余的衣物。

  当她最终赤身裸体地跪坐在孙涛面前时,柳馨涵居然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产生特别羞耻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屈辱,不过她还是低着头装出羞涩的样子。

  「好,很好,」孙涛说话间,连呼吸都粗重了许多。

  他伸出手,缓缓握住少女洁白娇嫩的乳房,一点点用力,感受着其美妙的触感。

  柳馨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那从未被任何男人碰触过的嫩乳在孙涛抓在手里捏弄揉搓,巨大的屈辱让她的全身都出现了淡淡的红晕。

  她娇羞地低着头任由男子随意玩弄着自己的娇躯,但内心深处却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反抗的想法。

  柳馨涵很清楚孙涛之所以能够随意地胁迫自己和吴睿,是因为他手里有刀,而且他敢用这把刀砍人,易地而处,她觉得自己就算手里有刀大概很难就这么轻易挥下去。然而如果他要玩弄自己的身体,右手上拿的刀迟早会放下,到时候的话……她用余光扫了眼四周,那边那个酒瓶看起来蛮顺手的,要是能砸一下,至少能让他昏迷一段时间。



  但是孙涛却并未如她所愿沉迷于少女的肉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左手松开了少女已经被捏得有些肿的乳房,反而伸进地上的书包摸索。

  当他取出想要的东西时,柳馨涵不禁感到绝望,她恰巧认识那两跟长条状的东西,尼龙扎带,很多电影里的犯人都是用这个来绑住人质的手脚,非常难挣脱。

  锋利的小刀,布团,尼龙扎带,这个疯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才会把这些东西带去学校。

  他将一根尼龙扎带扔在柳馨涵面前,「把这个绑在自己脚腕上,知道怎么用吧。」看着这根扎带,柳馨涵不禁感到一阵犹豫,如果把双脚捆住,自己就彻底失去了逃脱的希望。但看看孙涛手上的刀,再看看身旁昏迷不醒的文静,她还是无奈地取过尼龙扎带,将双脚在脚腕处绑起来。

  「很好,转过身来,被手放在后面。」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乖乖地将手放在背后,任由最后的自由被束缚住。

  「很好,很好,这样多好,」孙涛脸上充满了狂热,「之前在学校里是我忘记了,做爱之前不做前戏是不行的,所以才会这么痛。放心,这次我会先好好疼爱你一番,然后让你欲仙欲死的。」说完之后,他将手中的刀放在一旁,再次扑向柳馨涵,这一回,少女想挣扎也不行了,只能任由男子的手上下肆意游荡。她索性就闭上眼睛,不去管他,就连孙涛用舌头舔舐自己坚挺的胸部时也只当作被狗咬了。

  柳馨涵原本以为自己在经历了今天的种种变故后,已经能够淡然地看待性交这种事,毕竟连处女都已经失去了,还有什么可在意的呢,但当那双手不断下滑,逐渐接近少女的私处时,她还是下意识地绷紧大腿并且使劲夹住。不管她之前有多理智,多冷静,真到了这种时候,她也单纯只是一个还没有经验的16岁少女罢了。

  孙涛发现手无法伸进去,也不恼火,转而爱抚她的双腿。

  虽然因为不常运动而不够结实,但柳馨涵对自己的双腿还是非常自信的,通过合理的饮食和健身而保持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在夏天可以轻易地吸引每一个男生的目光,然而这一切的努力此刻却成为孙涛欲望的饵食,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么。

  当那双手一开始摸过来的时候,少女的双腿绷紧得愈发厉害,但等他抚摸了许久,渐渐适应那双手后,肌肉也慢慢松弛了下来。所以当孙涛猛地用力掰开她合拢的双腿时,柳馨涵完全没有准备,一下就被他得手了。

  (算了,既然都已经落到了这种境地,无论如何也是躲不掉了,暂时就让他得意一会儿吧。)想到这里,柳馨涵也就放弃了无谓的挣扎,甚至还强忍住恶心发出娇滴滴的声音,「请,请不要……弄疼我……」「这就对了,就应该是这样!」不知为何,听了她的话之后,孙涛发出兴奋的吼叫,「放心,馨涵,我会让你舒服的。」柳馨涵感觉自己似乎放弃了什么,只是羞涩地点点头,闭上眼睛,默默等待即将到来的苦难。

  然而那份贯穿的痛苦却迟迟没有到,等来的只有孙涛抓狂的话语,「该死,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这样的,该死,为什么没有湿?我明明做了前戏,不应该这样的!」一根手指分开少女下体的肉唇,径直插进她有些红肿的阴道,大概是想确认里面是不是湿了吧。

  但柳馨涵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他,自己下面一点都没有湿,有着充分的性知识以及不少自慰经验的她很清楚「湿了」是什么样的情况。话说回来,他究竟怎么想的才会觉得自己在这种环境下,会因为被摸摸腿就性奋起来,疯子的想法果然不可理喻。

  「该死,为什么这么干,为什么不湿,不应该这样的!」孙涛一边这样自言自语,手指则在少女的肉穴里横冲直撞,没有给她带来一丝快感,只有满满的痛苦。要知道手指虽然比男人的那根肉棒要细一些,但对于柳馨涵还未开放过的小穴来讲,还是太粗太粗了。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柳馨涵基本要咬着牙才能不发出声音,孙涛终于放弃了。

  他从少女干涩的小穴中拔出了食指,也不管躺在地上的柳馨涵,就这样自言自语地操作起手机来。

  大概是去上网找解决方法了吧,柳馨涵居然对这样的展开毫不意外,现代人果然太过依赖于网络了,就连做爱的知识也是。

  就在她百无聊赖地等待时,眼角的余光却发现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靠着长年积累的表演经验,柳馨涵好不容易才保证脸上的表情不出现动摇。



  文静居然在谁也没注意的时候醒过来了,而且还悄悄地起身,并且拿到了孙涛之前放在桌子上的小刀。

  当她偷偷走向孙涛背后,并用左手高高举起小刀的时候,柳馨涵感觉心脏简直提到了嗓子眼,甚至有意无意地忽视了文静脸上的漠然。

  然而只能说实在运气太差,她在走过茶几时,耸拉着的右手不小心碰倒上面的一个装饰品,清脆的撞击声立刻引起了孙涛的警觉。如果孙涛还和刚才一样玩弄柳馨涵的身体,那即便发现,他也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这一刀的,然而现在他只是向右退几步就避了开来不过虽然避开了第一刀,孙涛的处境却并未好转,文静手中的刀很快又追了过来。

  即便是孙涛这样的疯子,面对刀具时也下意识地选择躲闪,因而很快在文静的攻击下乱了手脚。

  「可恶!」孙涛怒吼了一声,抄起一张椅子向文静砸了过去,然而却被她以令柳馨涵目瞪口呆的敏捷动作躲开了。

  面对继续步步紧逼的文静,孙涛眼神散乱地在房间里扫视,然后朝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柳馨涵立刻意识到了他的目标,能对抗刀具的只有刀具,而一间屋子里刀子最多的地方莫过于厨房。

  文静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不,应该说预测到了这一点,在孙涛刚刚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她就已经飞奔过去,守在了他通向厨房的必经之道上。那一连串毫无拖泥带水的动作简直让柳馨涵想要为之喝彩,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瘦小的女孩动作是如此敏捷。

  两人开始僵持起来,文静小口地喘息着以恢复体力,孙涛则慌乱地四处扫视,。

  当文静再次前进时,孙涛似乎还是没有找到好办法,连额头上都开始滴下冷汗。但就在文静还有一两米远的时候,他突然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然后侧身闪进了边上的房间,重重地关上房门。

  虽然对孙涛最后那份有些游刃有余的态度感到不安,但柳馨涵还是对这样的结果松了口气,毕竟如果两个人真的打起来,谁胜谁负还真好说,刀子虽然有着强大的威慑力,但并不是无敌的。小巷子里的时候,吴睿如果用书包抵住刀子之类的方法,击败孙涛也是很有可能的,一面倒的形势只不过是因为他最初便丧失了斗智。像现在这样虽然没能制伏孙涛,但两人至少得到了逃走的余裕。

  柳馨涵立刻对文静说:「快帮我解开这个。」

  她轻轻点头,然后快步走过来,轻松地用刀切断束缚着手脚的尼龙扎带,这样看来,这把刀还真锋利呢。

  站起来的时候,柳馨涵注意到文静右臂上原本白色的绷带有一小片被染红了,恐怕是之前的剧烈运动让已经有些愈合的伤口再次撕裂了。

  她立刻关切地问道:「右手的伤痛么?」

  文静微微摇头,可柳馨涵注意到她偷偷地将右臂藏到身后,但在再次开口前,文静轻声说:「得快点离开。」柳馨涵冷静一想,明白现在确实需要尽快离开,孙涛躲进屋子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但最后那抹微笑实在令人不安,恐怕已经有了什么妙计,自己还是走为上计为好。

  于是她慌忙收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也顾不上穿就冲大门跑去,文静紧随在后。

  但就在两人来到大门前的时候,孙涛呆的那个房间的房门砰然打开,「既然来了,两位美女就不要这样急着离开嘛。」柳馨涵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想尽快打开门出去,接着她就听到孙涛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你打开门,我就立刻把这些照片发到网上。」柳馨涵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不由发出一声惊呼,高达5。0的实力可以清楚地看见手机屏幕上的照片,那是之前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地上的样子,恐怕是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拍的。

  孙涛微笑着操作手机,屏幕上换了三四张照片,既有她在这里光着身子的,也有在体育馆后面被强奸时的。

  文静寒着脸将刀指向他,「把这些照片删了。」「哎呀,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文静向前踏了一步,「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我就只能把你杀了。」文静的声音依旧是轻轻的,毫无起伏的,但却无法遮掩住她言语中的杀气,真是难以想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语,连柳馨涵都被她的过激反应吓了一跳。

  基本面对这样的威胁,孙涛也没有丝毫动容,「那么如果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立刻把这些照片全部发到网上。」文静摇摇头道:「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你发到网上去,而且就算发上去也只要把你的手机抢过来再删掉就行了。」听到这里,孙涛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确实如此,单纯传到网上的确可以删掉,但要是我把这些图片用qq群发给我所有的好友会怎么样,你能删掉么?」如果只是发到网上,那柳馨涵绝不会皱一下眉头,但要是这些照片被班里其他人看到,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哦,对了,不要想着冲过来快速把我解决掉这种可怕的事,我已经设置好了群发的内容,只要按下发送键就行了,你确定自己能够比我手指的速度还快?」即便不看露出些许不甘的文静,柳馨涵也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柳馨涵开口道:「请考虑清楚,你发了照片的话,虽然确实会影响我的声誉,但你自己也会完蛋的。」「是啊,确实如此,但那又如何呢,我放你们离开的话,我一样会完蛋。」柳馨涵正色道:「不,不一样,我可以保证不报警,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反正你也握有我的弱点不是么?」孙涛发出一声嗤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再说了,如果可以好好玩弄一番你的身体,被抓也算不了什么。」(该死,差点忘了这是个疯子,根本没法用道理来说服他。)「那你究竟想怎么样,我们就在这里耗下去么?」「不不,你搞错了,我可不打算耗下去,我现在数三声,如果文静你到时候还是不把手里的刀扔掉的话,我就立刻把这些图片发出去。」「文静,不要被他吓住。」柳馨涵虽然想这么说,但真的要说的时候又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尽管理智不断告诉她,这不过是这个男的在虚张声势,但柳馨涵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内心的惧意,如果他真的把那些照片发出去怎么办?如果是有正常理性的人,绝对不可能真的把自己的犯罪证据散发出去,但疯子……谁敢保证一个疯子会怎么做。

  「一。」

  柳馨涵自认为并非那种传统女性,不会去遵守什么三从四德,也不会视贞操为性命,但自己终究还是非常在乎周围对自己的评价,不,大概是异常地在乎吧。

  可这不也正常么,每个人不都希望周围的人喜欢自己,期待自己,认可自己么?

  如果这些照片被散播出去,大家恐怕都会同情吧,更不可能有任何恶意的言语出现,但这已经足够了,同情从来都是强者施与弱者的,被同情本身已经意味着自己辛苦维持的形象与地位一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二。」

  (但就这么投降又会有什么下场呢?不单是自己,连文静都会受到肉体上的折磨吧。这个孩子明明这么努力地保护自己,不惜一切地试图拯救自己,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她落入虎口么?而且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最后能获得一个好的结局,说不定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结果失去了一切。那么可以选择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么?这已经是唯一的选择,不是么?)「三。」(所以没关系的,让他发好了,得让他知道柳馨涵并不是一个用区区几张裸照就能威胁的女人,一定要让他明白这一点才行。对于这种虚张声势的威胁,放着不管就可以了,现在还是安全脱身更重要。)「真是遗憾,那么……」「等等,知道了,刀会扔掉的。」

  柳馨涵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前瘦小的女孩,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真的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样乖乖束手就擒的话,那个男人绝对会作出更可怕的事情,必须得阻止她才行。

  (没错,快阻止她,告诉她我的选择,不要对这种威胁屈服!没错,阻止她啊,快阻止她啊!)但是直到刀子落在地上,柳馨涵最终也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很好,用这些把自己的手脚绑起来。」说着,孙涛又扔过来四根尼龙扎带,「对了,手要绑在背后。」文静捡起一根,沉默着将其绕过脚腕,将自己的双脚绑住。

  接着她将两只手伸到柳馨涵面前,示意她将其绑起来。

  「为什么?」柳馨涵颤抖着说道,「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没关系的,不用担心我。」文静发出轻轻的,但毫不动摇的声音。

  默默地捡起一根扎带,绑住文静的双手,无力和屈辱瞬间席卷了柳馨涵的内心。区区几张裸照,自己居然会因为区区几张裸照而屈服,自己是那么懦弱的人么?柳馨涵扪心自问。

  不是的吧,柳馨涵不可能是懦弱的,她只是选择了自己应该选择的道路,就像在校门口那时候,就像在过去的一年,就像在过去的十六年,她只是选择了那条顺应他人期待,为他人所爱的道路罢了,不管要牺牲什么……无论如何,柳馨涵是不应后悔,也不可以后悔的。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柳馨涵的目光再次变得坚定,虽然这次失败了,但是一定还会有的,能够在不影响自己校园生活前提下得救的机会,现在只需要等待就行了。



  在文静的帮助下,柳馨涵用尼龙扎带绑好了自己的手脚,孙涛这才慢悠悠地走过来。

  柳馨涵注意到孙涛望向文静时不善的眼神,抢先开口道:「孙涛,我们继续被打断之前的……那个吧?」她的话果然成功吸引了孙涛的注意力,「哦哦,馨涵,你很期待么?我明白了,那我们赶快继续。」文静将她因失血而有些发白的脸转向柳馨涵,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再次将柳馨涵扑倒,孙涛再次开始肆意摸索她的身体,更是在她柔软的双峰上不断流下自己的牙印。

  柳馨涵强忍着鸡皮疙瘩,没有任何挣扎,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孙涛终于停了下来。

  他笑着再次掰开少女合拢的双腿,然后笑容凝固了,「该死,为什么还是干的,不应该这样,我明明做得一模一样,为什么还是不对?」柳馨涵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觉得这样摸摸就能让女生下面湿掉,就她自己的经验,必须要爱抚好几分钟才行,而他那样粗鲁的揉捏实在称不上爱抚。

  「难道一定要做到最后一步,该死,可恶,烦死了。难道要我去舔么,该死,舔你妈的!」听着孙涛胡乱的自言自语,柳馨涵逐渐理清其中的含义,他似乎按照什么教程来做前戏,其中的最后一步是要舔自己的下体,但他显然不愿意舔,不愿意舔其实也很正常,那里不但有凝固的血液,还被那根臭肉棒插入过,她自己都觉得很脏。不过柳馨涵觉得就算被这种人舔,大概也不会让自己湿掉,自己还没有这么欲求不满。

  「舔吧,没关系的,来舔吧,恩,就应该这样……」看着孙涛的脸离自己的下体越来越近,柳馨涵感到一阵恶心,更胜于被强奸的时候。

  「让我来好了。」

  孙涛和柳馨涵循声望去,看到文静面无表情的脸。

  文静又轻轻重复了一遍,「让我来好了。」

  孙涛楞了一下,然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没错,这样就好了,很好,就这样办。文静,快过来舔舔你好朋友的骚穴。」(天哪,这究竟怎么回事!那个笨蛋究竟在想什么?)柳馨涵此刻已经凌乱了,面对孙涛的时候她最多感到恶心,但对于文静,她是彻底的不知所措。但她又不能拒绝,理性上讲,比起孙涛这个臭男人,文静来舔她显然更容易接受。

  当私处传来温软的触感时,柳馨涵不由自主地绷紧身体,但紧张过后,感觉其实……并不坏。之前因为被孙涛强行插入而红肿的小穴所感到的麻木和疼痛,在舌头轻柔抚慰下渐渐消失。

  柳馨涵知道对女生的下体也可以进行口交,其带来的快感据说无与伦比,但文静此时做的似乎并不是那种东西,她的舌头并未触碰阴核,也没有深入进去,只是不断舔舐着表面的粘膜。渐渐的,柳馨涵明白了,她并非要挑逗自己,而是在舔舐自己前庭因被男人强行插入而产生的微小伤口,口水并不能让伤口愈合,但至少能够起到杀菌作用,避免感染。文静她并不是要帮那个男人强奸自己,而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柳馨涵。

  理解了这一点之后,柳馨涵心中最后的抗拒也烟消云散。而若是不抱有抗拒心理,坦白地讲,即使是舌头这样简单的舔舐也比自己平时手指的抚慰更加舒服,柳馨涵这样想着的时候,微微走了下神。

  等她回过神来,立刻面红耳赤,自己居然,居然湿了……柳馨涵偷偷瞄了一眼伏在自己腿间的文静,少女一本正经的脸上也染上了绯红,她大概也注意到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让柳馨涵感到无比的羞耻,让她更加在意下体传来的感官,结果反而更加的敏感。

  孙涛大概也注意到了两人神色的异状,他一把推开文静,将手指插入柳馨涵的下体,「哦哦!真的湿了!果然跟那上面一样,那下一步是……」孙涛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那根挺立的狰狞肉棒。

  鸡巴,阳具,阴茎,柳馨涵知道有各种各样的词汇用来形容这个男性的性器官,虽然见过照片和图示,也远远地看过吴瑞下面那根东西,但近距离观察实物远比起那些更有威慑力,特别是肉棒皮下隆凸的一根根「蚯蚓」更是让她不由感到恐惧。

  (就是这玩意儿,插进了我的小穴,怎么做到的……这么粗的东西,怎么插进去的……)不管有多么丰富的知识,柳馨涵在今天之前终究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少女,即使在校园里被强暴了,但那时候脑海里只有疼痛和求生的念头,根本没有余力注意这方面。



  当孙涛向她一点点靠近的时候,柳馨涵勉强按捺下心中沸腾的恐惧,闭上眼睛不去看,任由对方将自己翻了个身,摆成了和之前被强暴时同样的姿势。

  (这样也好吧,不用看到那根东西进入自己身体的场面,至少比陈慧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失贞好多了。)当下体再次传来硬物的触感时,柳馨涵几乎反射地想起了破处时的剧痛,不仅身体绷紧,更是感到一阵窒息。幸好孙涛这一回没有像上次那样直接粗暴地插进来,至少在入口处研磨了一阵后才慢慢地一点点入侵进来。

  之前文静的舌头虽然给柳馨涵带来了一些快感,但因为立刻被孙涛拉开,其实阴道里只是有点湿的程度,但这也足以让肉棒的前端勉强挤进狭窄的阴道了。

  「哦……这感觉,完全不一样,哇,这个,好厉害,完全不一样!」孙涛大声的感慨完全没有进入柳馨涵的耳朵里,她此刻的心情已经完全被屈辱和羞耻所占据,居然要被这个人渣再次侵犯,而且和之前不同,这一回她放弃了逃跑,等同于自愿将自己的身体交给对方玩弄,这世上真的会有这么蠢的人么,因为几张裸照而选择继续受辱?

  孙涛显然不会知道柳馨涵内心的纠葛,只是一个劲用力将自己的龟头挤进那个小小的肉穴。

  即便有过润滑,大半个龟头挤进阴道之后,阴道口的扩张也已经到了极限,疼痛再次开始侵袭柳馨涵的大脑,让她无暇去想别的事情。

  原本已经打定主意不对男人的暴行做出反应,但柳馨涵还是不由发出一声冷哼,实在太疼了,即便咬紧牙关也无法忍耐。

  孙涛丝毫没有理会柳馨涵的反应,他的注意力仿佛全部集中在了下体。

  当整个龟头钻入阴道时,他不禁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哦哦~ 这个感觉,比想象的更舒服,再进去,再进去一点。」即便柳馨涵已经努力夹紧阴道,但丝毫抵挡不住男人阴茎的入侵,无论她有多么抗拒,少女的身体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分泌出更多黏液以保护阴道不会受伤,结果让那根肉棒入侵得愈发顺利,很快就来到了上次插入的深度。这是很容易感觉出来的,因为更里面都是未曾有人或者东西造访过的领域,感受完全不一样,不管是对于被插入者还是插入者。

  肉棒的入侵并没有因此放缓,随着其一点点的深入,少女身体内深处狭窄的幽道被慢慢撑开,带来的疼痛让柳馨涵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裂成两半。她不禁闪过一个念头,要是能晕过去就好了,晕过去就不用感受到此时此刻的疼痛与屈辱了。

  然而柳馨涵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道路,逃避算什么样子?如果自己现在后悔了,那陈慧呢,那个无辜的女孩子怎么办,她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啊。

  当孙涛彻底将自己身下那根肮脏的臭肉棒插进去的时候,柳馨涵清楚这一点,因为她的翘臀已经紧贴住男人大腿,她又一次哭了,这一回不是因为疼痛,所以也没必要搞得声嘶力竭,只是眼泪慢慢滑过脸颊的无声哭泣。

  孙涛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大概也完全没打算看,只是露出一脸沉醉的表情,「哦哦,这个感觉,好舒服」接着他开始将肉棒从少女的蜜穴中慢慢抽出来,又是一阵剧烈的呻吟,「操,这个爽,爽,爽爆了!」柳馨涵则丝毫不能理解男人到底能从这个过程中体会到什么快感,即便肉棒逐渐退出,她的阴道被侵入过的地方所感受到的疼痛感也没有丝毫消除,她要咬住牙关才能不发出任何痛呼。

  然而当那根肉棒再次重重插入的时候,这份坚持也失去了意义,孙涛这一回似乎之前的耐心,直接重重地撞了进来。

  「呜!」少女发出一声小小的悲鸣,强烈的冲击甚至让她产生了内脏移位的错觉。

  另一方面,孙涛则发出愉悦的呻吟,「舒服,这种感觉,好爽。」接着他又迅速将肉棒抽出,但刚抽出来一半,他突然发出一声闷哼,扶住少女翘臀的双手猛然用力,然后肉棒又以更快的速度插入阴道的深处。

  突然的变化让柳馨涵完全没有准备,直到感觉到肚子里那股灼热暖流的冲击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本能地想要逃脱,但少女的臀肉被一双大手牢牢地握住,最终只能任由男人的精液流进身体最深处。

  虽然早已是预料之中的事,但真的被体内射精的时候,柳馨涵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过了许久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尽管清楚这只是生物繁衍后代的必要措施,但仅仅是想到这个男的把那里喷出来恶心黏液留在自己体内,柳馨涵就感到一阵反胃。唯一能让她感到一点欣慰的是这几天是她的安全日,虽然网上说安全期的计算并不靠谱,但自己月经一向很稳定,应该没有问题。



  ps:没错,本文的男主角在大幅优势的情况下一万字内被一波带走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唔,肉戏一如既往得少,哈哈,本来应该有好多调教的剧情,最后懒得写了,反正都是要被一波带走的。

  话说也快到图穷匕见的地步了,明天最后一part,大家觉得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完】

字节5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