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换妻的故事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41


.
  我跟我老婆结婚六年了,我老婆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长得MODEL 身材,皮肤很白,乳房不大但很挺,两个乳
头就是生过了孩子也还是如少女一样的粉嫩,小穴有如少女般的红润,让人一看就垂涎欲滴的冲动,鸡巴一插进去
就好像被锁住一样,没有点定力很容易被老婆小蛮腰扭动而射精。


  我是老婆唯一的男人。她在性生活中一直是中国传统式的正统,就连叫床也只有在高潮时才吭几声,更别说让
她口交,肛交了。就是帮她口交她也不愿意。


  我一直想改变她,而且想让她同意我换妻的想法。


  于是我先让她看换妻文章,开始她不肯看,其实是难为情,于是我在她看的时候慢慢揉搓她的乳头,并不时抚
摸她的阴部,她在文章与我的双重挑逗下,第一次要求我马上干她,于是我采取女上男下式,用我的大鸡巴插入她
的小穴中,同时让她在上位继续可以看文章。我只觉得她越往下看,下面的骚水流得越多,自己也自觉的扭动她的
雪白的屁股,用她紧紧的小穴套着我的鸡巴打转,同时发出从未有过的叫床声:「啊!!!哦,哦,老公我好舒服,
我要你,我要你!我知道她开始被文章的情节所深深打动了,她多年固有的陈旧的性观念也土崩瓦解了。


  于是我边干她边问:老婆,我们找别的夫妻做交换如何呀,那样你不是更爽?已经被我干得高潮迭起的老婆边
浪叫边说好,我想时机到了,只要她答应了以后就好办了。


  我怕夜长梦多她会后悔,其实我也知道她从我身上一下来就后悔了,不过她答应我的事总满足我的。于是我马
上开始行动。刚好我们想到高雄旅游,我一直想干个南部女人,因为听说南部女人热情,干惯了北部的女人,多是
小家碧玉,早想换口味了,而且借旅游的时机老婆也会更容易接受别的男人。


  就在夫妻联谊的网站上,我联系好了一个的住高雄的网友,他们夫妻早就玩过多次4P了,听说我们愿意南下高
雄,他们很兴奋,特别是那男网友,他早想干台北的女人了,听说台北女人很敢玩,更何况他看了我老婆的照片,
更是性致勃勃了。


  因为对方是高雄一私人企业的老总,所以他们还承诺我们所有在高雄的旅费他们都包了。我老婆当然心动,不
过对交换还是不太愿意,不过因为向往旅游,


  所以也不推辞了。


  我们到高雄小港机场已经是晚上了,一出机场对方夫妻已经开着骄车接我们了。对方男网友近40岁,长得185
公分,真是人高马大,当时我就想他的鸡巴不会插不进我老婆的肉穴吧,想到这些我的鸡巴却硬了。


  而她老婆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吸引我的是那对鼓鼓的奶子,像对大皮球,虽然有165 公分的身高,却看上去很
苗条似的,我想等一下干的时候肯定很爽。对方夫妻当然也是盯着我们看,我175 公分的个儿长得不错呀,所以我
想那女的是满意的,而我老婆那是没说的,那男的就好像要马上干她一样,眼里喷火,把我老婆看得低下了头。好
在高雄的美丽夜景吸引了我老婆。大家上车直往高雄汉来饭店。


  我们在饭店餐厅吃了晚饭,虽然丰盛,但却都没有吃出味来,我老婆一直紧贴着我,我知道她紧张,不过我却
好兴奋。好不容易回到房间,我知道4P开始了。因为是我们夫妻第一次,我们很紧张,对方夫妻却很轻松,看来经
验丰富。我为了避免老婆不好意思,提出我们夫妻称呼对方男的叫张哥,女的叫英姐,我老婆红着脸答应了。


  这时英姐走过来,拉着我说:」走,我们上房间去。『我答应了,并拍拍老婆的肩,说道:「老婆,不要紧张。
我老婆红着脸不吭声,此时张哥一把搂住我老婆,说道:」不要紧呀,我会疼惜你的呀。‘说完大笑起来,我知道
他等不及了。


  我和英姐刚进房间门口,就听到我老婆叫起来:「不要,不要。『我知道张哥已经开始了,英姐依在我怀里,
轻声说:」让他们去吧,我们来‘。此时的我已经欲火中烧,鸡巴挺得好像要顶破裤子,双手按住英姐的奶子揉起
来,那奶子好大,是我见过最大的,一只手只能盖住一半,奶头也是硬硬的,像两颗樱桃,英姐也配合地一手握住
我的大鸡巴,另一只手开始脱我和她的衣服,很快我们都脱光的了。


  这时我听到我老婆在大叫:「张哥,求你!『我探出头一看,只见张哥已经把我老婆按在了沙发上,我老婆的
两手已经被他一手控制住,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张哥脱得差不多了,一看就是强行拉下来的,上身只有一半奶罩还
挂在我老婆的奶子上,下身的内裤已经拉到了我老婆的脚跟处。


  而张哥不顾我老婆的哀求,用嘴狠狠地含着老婆的一个乳头,一只手在她的小穴中抚摸着。我觉得一阵难受,
可一想总要有个过程,而此时只觉得鸡巴被什么给含住了,说不出的舒服。原来英姐已经用她小嘴在套弄我的鸡巴,
并用她小巧的舌头从下至上挑弄我的龟头,让我全身发麻。


  而此时我老婆也已经放弃了反抗。只见张哥已经在给我老婆做口交了,我知道那是我老婆最容易发情的地方,
更别说遇到张哥这要的老手了。只见张哥用手把我老婆的双腿扳得快成一字了,露出老婆的下身。我老婆粉红色的
阴唇与屁眼展现在他面前。他伸出长舌,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围挑弄,并时而舔一下老婆的阴唇,此时的老婆已经是
两颊绯红,娇声连连了。


  而此时的我已经在英姐的口交下最也耐不住了,把她推倒在床上,用我早已硬得快发紫的鸡巴狠狠插入她的小
穴中,我已顾不得给她做口交了,只觉得英姐的下半身虽然没有老婆那么紧,但骚水却是特别的多,插起来特别的
顺畅,还」沽,沽‘作声,让人觉得很带劲,英姐在我的大力抽送下,大声叫起来:「啊,啊!!!『一会只觉得
她下身好像一股热流冲在我的阴毛上,只看见英姐两手紧握住床单,双目紧闭,脸色涨红,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


  此时的我还惦记着老婆,只见张哥还在玩着我老婆的两只奶,或许他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奶吧。他时而用力揉
着我老婆的两个乳房,两只乳房在他的手下好像是个白面团,时而用手指拉捏老婆的粉红的小奶头,让我老婆不时
尖叫起来。


  而他又粗又长的鸡巴顶在我老婆的小穴外面,挑弄着我老婆的阴唇,每挑弄一次,我老婆就浪叫一声,我想张
哥真是有本事,把我传统的女人都拨弄得骄喘连连了。


  这时我觉得一对大大软软的东西贴在我背上,原来英姐环抱住我,她毛绒绒的阴毛磨擦着我的屁股,她小声对
我说:」我老公要上马了。‘再看我老婆,下身的大小阴唇已经因为兴奋而外翻了,骚水已经浸满了她的股间,亮
亮的。


  只见张哥挺起他足有二十公分的大鸡巴,对着我老婆的小穴,屁股一抬,龟头已经插入小穴中,我老婆已经开
始大叫起来:「张哥,啊!慢点,慢点,啊!!『我知道老婆的小穴要经受考验了,看着别的男人干我的老婆心里
真是又发酸又兴奋,而此时的英姐又开始舔弄我的两个卵子了,让我更兴奋。


  只见张哥对我老婆说道:」骚货,你的小穴还真紧,好爽,我今天要干死你。‘只见我老婆两脚已经分得最大,
张哥终于用了近两分钟的时间把鸡巴整根没入我老婆的穴中。我老婆此时已经叫得声音都变了调:「啊,哦,啊,
啊!!『


  此时的张哥已全力在我老婆的小穴中疯狂抽插起来,每当他鸡巴拉出来,我老婆小穴的阴唇也跟着翻了出来,
带出很多的骚水,一会就听见我老婆狂叫起来:」啊!!!!‘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此时的张哥就像一台马力最
大的机器,做着活塞运动,边干还边问我老婆:「骚货,爽吗?『只听到我老婆红着脸回答:」张哥,你好厉害,
啊!’看到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此时的鸡巴已经被英姐舔得好像更粗了,我让英姐伏地床沿上,用鸡巴醮着她
的骚水,对准她的屁眼插了进去。英姐没想到我会插她屁眼,想摆脱已经晚了,我的龟头已经进入她小小的菊花门
中,剩下只有英姐叫痛的声音,在她的屁眼中我好像又找到了干处女的感觉。,


  那一晚上,我们一直干到半夜,我们都高潮了很多处,当然我老婆的屁眼也让张哥给干了,并为张哥做了口交,
吃了他的精液。在南部一个多星期,我们白天在张哥英姐引领下浏览南部的美色,晚上则疯狂的作爱,那种日子真
是很值得回味。而我老婆经过这次换妻,已经对性有了更好的认识,我们的感情也更好了。


  我老婆自从经历过第一次换妻后,对性观念有了更新的认识,可能上次被张哥干得太爽,也或许我每次都能使
她高潮多次,所以她对再做换妻不太感兴趣了,更何况她毕竟是个传统的女人。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我与老婆是做
贸易的,虽然做得很不错,但往往受制于人。那次也不例外,一笔大单卡在一个集团老总的手里,而那姓李的老总
特别喜欢换妻。虽然他已经近五十,但却人高马大,而他老婆却只有156 公分多一点,而且难看,所以在圈内很少
有人同意与他做交换的。


  这次当我们谈生意接近尾声时,他突然提出要换妻,因为我知道他想干我老婆很久了,苦于没有机会。因为有
了第一次交换,老婆还是同意了,老婆同意我也没话说。


  我与老婆在一个下午来到李总的阳明山别墅时,他已经急不可耐了。我们先是在他一楼的客厅喝茶,他老婆倒
是忙里忙外,从外表看,他老婆虽然长得不好看,但身材匀称,凹突有致,从她套的一件薄薄的衣衫外能看到她两
粒浑圆的奶头,虽然不高,但屁股却很性感,走路时一扭一扭的,看着看着鸡巴竟硬了起来。而此时李总也狠狠地
盯住我老婆。


  今天我老婆穿着一袭低胸的吊带裙,长发披肩,露出她那雪白得双腿。我知道现在的她又不安了,紧紧挨住我,
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在发抖。而李总却一直盯着她,好像一头狼样,要把她吃了,更让她紧张了。


  这时李总对她老婆说:「你带张总上楼看看我们收藏吧。『我知道这是李总在暗示我们去干了,她老婆很听话
地带着我到了楼上的房间。一上房间,她老婆轻轻对我说:」我今天不方便,你能放过我吗?‘我一听想:「李总
的王八蛋,明知她老婆不能干,还约今天?『刚想到这,只听到楼下我老婆的惨声,我们从楼上向下一看,只见李
总已经把我老婆搂在怀里,一手在我老婆奶一乱摸,一手已经伸在我老婆小穴中间了。


  没想到我老婆顺手打了他一耳光,这时的李总反而不恼,一用力把我老婆推倒在沙发上,边脱衣服边说:」妈
的,老子想干你很久了,没想到你还有个性,不错,我最喜欢有脾气的女人。‘话刚说完。就叫他已经是全身赤裸,
一枝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对着我老婆好像在示威,我老婆显然不能马上适应他,见他扑上去双手打着他的背。那哪能
敌过李总,李总已经把我老婆的吊带裙扯了下来,露出我老婆的奶罩与蕾丝内裤。我老婆哀求的模样更刺言了李总
的性欲,他又一把拉下了我老婆的两件唯一挡体的小玩意。


  这下我老婆一对坚挺的奶子和黑黑的三角完全呈现在李总的面前。此时我老婆还在做无效的抵抗,李总一下坐
在我老婆的上身,用两只粗糙的大手分别握住我老婆的两个奶子,用力揉搓着,然后把我老婆的两粒奶夹住他的鸡
巴,他那巨大的暗红色的龟头已经抵在我老婆的嘴边。只听见李总对我老婆叫道:「骚货,用你的嘴含住,让我爽
一下。


  『我老婆哪能同意,只看见李总双手一用力,顿时我老婆的奶子被他握得变了形,两粒本粉红的奶头慢慢变成
了暗红色,而李总用两个手指挑弄着她两颗樱桃,我老婆又痛又痒,终于张开了嘴,李总趁机把他那大龟头捅进了
我老婆的嘴中……


  李总把鸡巴捅进了我老婆的嘴里,可是他的鸡巴龟头很大,再加上李总用力顶住鸡巴,不让我老婆吐出来,所
以我老婆嘴已经张得最大,可是只能勉强纳进李总的龟头。只看见李总屁股用力一顶,一根鸡巴竟然顶进我老婆嘴
里一大半,我老婆难受地:」嗯,嗯‘地只能用咽喉发出声音,双手继续拼命地在李总身上乱打。


  此时的李总却是性致勃勃,两手狠命捏着我老婆的两粒乳房,两只原本雪白尖挺的奶子现在已经变了形,奶子
上布满了淤青的手印,两个奶头却更加坚硬了,涨得暗红,李总的鸡巴在我老婆的两奶之间时而磨擦,时而又狠狠
捅进我老婆的小嘴里,边干边对我老婆说道:「骚货,怎么不叫了,是不是很难受呀,老子的鸡巴大不大,好不好
吃,啊?『我老婆此时只有应付的份,只能被动地含住李总粗大的阴茎,时而敲打李总两下。


  看到这里,我心里固然难受,更何况别人的老婆就在身边,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想到此,我一把拉过也看得呆
了的李总的老婆,说道:」臭屄,看到没有,你不能怪我无情了,今天我不好好地奸你我就不是男人。‘说完,把
她面朝下按在二楼扶梯栏杆上,还没待这女人回过神,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我扯掉,露出一对硕大的奶子,虽然有
点下垂,但却像两上挂在胸前的大木瓜,乳晕褐色的,很大的一圈,奶头像两粒暗红的葡萄,我一手捏搓她的奶子,
一手继续用力拉下了她的裙子与内裤,只见她的内裤间还有带经血的卫生棉,她那白花花的屁股出现在我面前,肉
很多,却很结实,屁眼处还有从阴部延伸过来的黑黑的阴毛。


  李总的老婆哀求我道:「我身上还不干净,求你放过我吧!『边说边还扭着腰试图想摆脱,我一巴掌打在她的
屁股上,屁股上马上红红的出现了一手掌印,说道:」骚屄,老实点,是不想挨揍,看看下面你老公怎样干我老婆
的。‘她老婆马上不敢动了。我立即除掉我身上的衣服,我的鸡巴此时已经红得发紫,我对准她老婆的小穴,从她
屁股后面狠狠地插了进去,双手分别按住她的两只大奶,狠狠地揉搓着,只听见她老婆惨叫了起来「啊,『我只觉
得我鸡巴一插到头,可能她老婆来月经的原因,小穴不但很松而且很滑,而且奇热无比,我鸡巴插进去很舒服,就
这样我从她老婆背后狂插起来。


  她老婆的一双大奶经过我的死命揉搓,竟越发大了,而且随着我鸡巴大幅的抽插,她老婆竟不自觉地呻呤起来,
而且叫声越来越大:」啊,啊!!!‘下身竟不断涌出一股股热流,溅在我阴毛和腿间,我低头一看,竟分不清是
骚水还是经血,淡红的连地板上都有了。


  再看李总抬头见我已经把她老婆干上了,却不慌不忙,抽出在我老婆嘴里的鸡巴,站起身来,对我老婆说:「
骚货,把两腿分开,我要看看你的骚屄的样子。『此时我老婆虽迫为李总做了长时间的口交,一看已经很累,而且
她的奶子经李总玩弄后却涨大了许多,奶头更是直挺着,我知道她已经受不了开始发情了。


  李总此时一说,她听话地张开了两腿,她的小穴在李总面前完全展现了出来,黑黑的穴毛却不能掩盖暗红色的
阴唇,由于还没有完全兴奋,当中的穴缝还是紧闭着的,再下面是小而紧的屁眼。我以为李总要为她做口交,没想
到李总只是用手简单摸了一下她的小穴,然后把我老婆的两腿架在他肩上,让我老婆的整个小穴,屁眼对着他的大
鸡巴。


  他突然用她的龟头对着我老婆的穴缝用力插了进去。我老婆的穴要知道本身就很紧,经他一用力,我老婆痛得
大叫起来,李总这时说道:」怎么样,尝到强奸的味道了吧,我就是要干你这样有性格的屄。‘此时只见李总的龟
头刚刚插进我老婆的小穴中,还有后面大段阴茎在外面。我看着不知怎的,鸡巴更硬了,抽插的速度也更加快更加
用力,她老婆已经被我干得迷乱起来,叫床声音也时断时续了。


  只见李总并没有再深入,而是慢慢用他大龟头在我老婆的小穴中打转,摩擦,一只手在我老婆的屁眼周围轻挑
着,另一只手分开我老婆的阴唇,找到她的阴蒂摩擦起来。我老婆没想到他会有此一着,没多久竟呻呤起来,屁股
也配合李总扭动起来,小穴中竟溢出亮亮的骚水来。


  而此时的李总不紧不慢,继续玩弄着我老婆,大约五分钟,我老婆开始大声叫起来:「李总,快,快,我受不
了了,『李总呵呵一笑,问我老婆:」你刚才不是还打我吗,怎么受不了了,说你自己是骚屄,求我干你。‘边说
边又快速地把鸡巴插进去一段又马上抽了出来,我老婆难受地大声说道:「李总,求你干我这骚屄吧,我受不了了。


  此时李总抬头对我大声说道:」怎么样,你老婆求我干她了,我就不客气了。‘话音刚落,他屁股一抬,鸡巴
已经插入大半,由于我老婆小穴已经被骚水浸透,几个来回,李总的鸡巴已经插到尽头。李总边干边叫道:「真是
个好穴,紧穴。真舒服,还会咬人,妈的,老子非操死你不可。『而此时李总的老婆已经被我干得伏在了栏杆上,
好像有了多次高潮了。


  我趁她不在意,猛地拨出鸡巴,对准她的屁股用力插了进去,看来李总经常玩她的屁眼,竟然不紧,很容易就
插了进去,不过比她穴更舒服。而她老婆竟好像很享受,只是吭了几声,干脆把两腿分得更开,让我狠插起来。再
看她大腿内侧,经血混合着骚水已经流得到处都是,真是淫荡。


  下面我老婆已经被李总插得也是多次高潮。虽然是一个姿势,但李总却在她近虚脱的时候,也插了她的屁眼,
看来今天我们两对真是扯平了。


  这就是我们的第二次换妻。虽然有点像强奸,但结果却是皆大欢喜晚上我与老婆作爱后,问道:」那位新竹的
莫总想与我们换妻,你觉得如何?‘我老婆摸着我的鸡巴,想了想说:「你决定吧『。我一听她同意了,又问她:」
前两次你开始都不适应,这次会不会好点。’老婆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讨厌,不理你了,我毕竟是你老婆
呀,总要有个过程嘛。再说你不是说很刺激吗?『其实我知道老婆已经喜欢上了换妻,不过只是心理上的本能抵抗
罢了。


  交换那天清晨,老婆穿了件套装,由于我的一再坚持,她没有穿内裤戴了一件半罩杯胸罩。透过老婆半透明的
上装,可以隐约看到她那粉红的乳头与完美的半球形乳房,看着她性感的模样我的鸡巴慢慢热了起来。


  当我们驱车到莫总新竹郊别墅时,莫总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今天的莫总好刚刚洗完泳,除了一条黑色的尼龙
紧身泳裤外,其余皆是赤裸的,看着莫总全身黑黑的皮肤与深身的体毛,现身的泳裤被里面的紧巴顶得要撑破似的,
我老婆脸红了起来。而此时的莫总眼直盯着我老婆的胸前,下面的鸡巴越发坚挺了。


  我为了调节气氛,对莫总说:」莫总,带我们进屋参观一下呀‘。莫总意识到了他的失态,哈哈大笑说道:「
我被贵夫人迷住阵,走,进屋聊『。这时老婆轻声对我说:」老公,我又怕了,咱们回家吧’。我安慰她道:「来
都来了,怎么能走呢。『此时莫总的老婆迎了出来,一袭睡衣,一对丰满的奶子在上衣内晃荡着,头发散披在肩头,
越发显得妩媚了。


  我们在莫总的客厅坐下,为了缓解气氛,大家讲了很多生意场上的趣事,逗得两位妇人都笑了起来。这时莫总
老婆说:」我去厨房弄点水果‘。看着她性感的丰臀消失在厨房间,想到马上请可以干她时,我的鸡巴越发难受了。


  此时我老婆对我说道:「我上一下洗手间『。只听莫总说道:」你上二楼洗手间吧‘。说完对我笑了笑,我知
道那是个圈套。我老婆不知是计,走上了楼梯。此时莫总迅速走到我身边,说道:「老兄,咱们开始吧。我先上了。
你想不想来看看。『说完,他快步冲向二楼我老婆所在的洗手间,我也紧随其后,我觉得看别人玩自己的老婆真得
很刺激。


  只见莫总轻轻用准备好的钥匙轻轻打开洗手间的门,显然我老婆没想到他会进去。我透过门缝看到我老婆仍坐
在马桶上,当她看到莫总站在她面前时,真的吓了一大跳,然后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对莫总叫道:」你出去呀,求
你了‘。而此时的莫总竟在我老婆面前褪下自己的泳裤,露出他直立的鸡巴和长长浓密的阴毛,两个巨大的卵子挂
在胯间,对我老婆说道:「美人,我早就想干你了,你今天是自愿送上门了呀,如果你不愿意你现在站起来呀『。
此时我老婆下身赤裸,看到挺在面前的莫总的鸡巴,竟低下了头。


  莫总一看我老婆无奈的样子,知道成了。他弯下身,一边与我老婆亲吻,一手伸进其实已经是赤裸的我老婆的
乳房,用力搓揉起来。刚开始我老婆还不太愿意,可一会竟发狂地与莫总亲吻起来。此时莫总已经把我老婆的上衣
及胸罩给脱去,我老婆的下身的套装也不知何时掉在了脚腕上,此时的老婆已经是全身一丝不挂在坐在马桶上,等
着莫总对她的玩弄。


  此时我老婆已经是全身赤裸,一双奶子在莫总的大手狠狠揉搓下越发坚挺了,两粒粉红的奶头更是突兀在奶尖
上,雪白的双腿已经不自觉地摩擦起来,我知道我老婆已经开始发情了。只见莫总突然双手抱住我老婆的屁股,把
她抱离了马桶,向洗手门口走来,我想避开已经是不及了。


  我老婆看见我站在门口,羞得把脸藏在莫总的胸前。只听莫总对我哈哈笑道:」没想到你老婆也是个骚货,我
一挑她就上劲了,今天我就不客气了,替老弟好好干干她。‘说完一边吻着我老婆一边向右侧的客房走了进去。莫
总把我老婆仰放在床上,只见我老婆本能地收紧双腿,双手盖在她的脸上,双乳随着急促地呼吸上下波动着。


  莫总见罢,那鸡巴更是直直地挺地跨下。他一巴掌打在我老婆的屁股上,说道:「骚美人,把双腿曲起来,然
后一字型分开『。我老婆开始没动,莫总又一巴掌打在她的另一半屁股上,说道:」骚穴,还装什么正经,快点。
‘只见我老婆慢慢曲起双腿,然后打开了她那雪白的大腿内侧,直到双腿不能扩展为止。


  我老婆她那暗红的阴唇完全露在了莫总的鸡巴下。只见那我那经常操的小穴还是紧紧闭着,黑黑的阴毛呈倒三
角覆盖在那私处,如针孔般的股眼也让人一览无遗。


  我此时方知莫总的厉害,他是要我老婆完全从心理上被他征服。此时的莫总双眼如喷火似的,用他那黑粗的手
指抚摸着我老婆的阴毛,阴唇及屁眼,只见我老婆随着他的动作身体竟抖动起来。莫总突然拉了一下阴唇边的阴毛,
我老婆痛得叫了起来。


  还没等我老婆回过神来,莫总猛在伸出他的长舌挑弄着我老婆的屁眼,然后慢慢地向上用舌尖轻拨我老婆的大
阴唇,只见我老婆已经是娇声连连,穴缝也慢慢扩张开来,流出了骚水。


  此时莫总的双手不断抚摸着我老婆的乳房及全身,舌头慢慢伸入穴缝中,不断在其中打转,摩擦。我老婆双手
紧握住床单,屁股跟着莫总的舌头扭动起来,穴中的骚水汨汨地涌出。口中忍不住大叫起来:「啊!!莫总,别别,
快快……『只见莫总用手指拨开我老婆的小阴唇,露出她那神秘的阴蒂,然后用舌头继续挑弄。我老婆终于挺不住,
竟叫道:」莫总,求你插进来,求你,快!‘此时莫总一看时机快己到,大笑对我老婆说道:「看你平时的正经样,
今天不是一样在我身下求饶,好吧,让我狠狠干死你。


  『说完,挺起他那大鸡巴,对准我老婆早已是湿透的小穴,直捅进去。随着我老婆的一声大叫:」啊!!!!
‘莫总的鸡巴已经全根没入。莫总大幅度在做着抽送运动,边干边说道:「妈的,你小穴真紧,还会咬人,老子干
了很多女人,你的穴是最舒服的,今天一定要让你爽个够『。我老婆此时只有大声叫床的份。


  我看得鸡巴直挺,只觉身边有人走动。一看莫总的老婆不知什么已经来了。只见她看得脸蛋绯红。我随手把她
搂在怀里,轻轻对她说:」你别叫,你老公干我老婆,你得为你老公着想,不然我可以告他强奸‘。也不知是被我
吓住还是本身她已经看得性起,莫总的老婆竟一点没有反抗。


  听任我剥光了她的睡衣裤。我伸身在她那小穴上一摸,原来早已经骚水泛滥。看得莫总已经把我老婆干得高潮
迭起,我也再也等不及了,那她老婆扒在地上,屁股朝天,我挺起我那硬了很久的鸡巴狠狠插了进去。没想到莫总
老婆的小穴也不逊于我老婆,很紧很会咬人,干得我全身舒服。随着我的大力抽送,她老婆穴中还发出:「咕,咕
『声音。再让人兴奋的是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叫床声,让我和莫总干得越发带劲。好像比赛一样。结果把两个女人
干得都累扒了下来。两个小穴被干得都红肿了起来,一股股白色的精液随着她们的骚水不断地流出。


  就这样,我们从床上干到地上,再从地上干到床。我们的鸡巴硬了软,软了硬,两个女人最后也是纷纷求饶。
最后我们四人一起躺在一张大床上,一觉睡到天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