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少妇的呜咽

作者:admin来源:人气:862


 恐惧中,小青猛甩着头,由呜咽中惊吓得醒过来。才发现刚刚所经历的,原来只是一场令自己心悸的恶梦罢了。在昏黑的卧室床上,小青脸颊触到枕上自己流的泪,听见身旁丈夫仍在呼噜呼噜地打着鼻鼾……

  缓缓地,小青在床沿坐了起来。心想着:“吓死人了,还好只是个梦!”

  她摸黑下床,走进浴厕间里,一面扣上门,一面自言自语,安慰似地说:“只是个梦,一个恶梦……!”

  但当她脱掉薄睡袍,退到马桶边,正脱下裤子要撒尿,低头瞧见三角裤胯裆全都湿淋淋的时候,才同时发现自己的两片阴唇肿肿的,阴核肉豆也硬硬凸起着……

  “天哪!连作这种可怕的梦,裤子都会湿掉!……”坐在马桶上等小便的时候,小青伸手轻轻触着自己的阴唇,指尖沾着淫液,涂到嫩肉当中挺立起来的肉核上。

  “啊!……又想了!……又想要了!”小青轻叹出声来。她又要自慰了!

  回忆自己今晚和大学同学在福华房间里所作的事,小青的两腿就分开了!

  ……她的确是要他的,要跟徐立彬作爱的;但却又没真作,只像模拟作爱似的,磨出高潮来;让男人烫烫的精液,噗噈噗噈地洒在自己裤袜上。而当时自己那么感动、疯狂,在男人从身上爬起的忙乱中,连他肉棒子长得什么样儿、有多长、多大,都没看清楚。

  “难怪会在梦里见到司机老姜的……那根粗棒子……天哪!我怎么会变成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连一个下人的鸡巴……作梦都要梦到啊!”

  小青闭上两眼,一面开始自慰,一面在脑中幻想着梦里的自己,跪在床垫上,吮吸老姜阳具的模样……就像又回到梦里,看到丈夫的司机小陈,手拿酒瓶、绳子,盯住自己嘴里还含着老姜肉棒的脸,淫兮兮地瞧着时,虽然吓得心惊胆战,但却又因为有两个男人的出现,而觉得自己上下两处的“空虚”都更需要同时被填满了。

  小青明白这景象只不过是刚才的一场梦。于是便开始想着老姜和小陈的长相。她强烈感觉到:两个司机,跟自己以前所有过的男人,都完全不同;那么粗俗、那么没受过教育似的;但却那么充满阳刚、强悍、和勇猛的气味,令自己禁不住好响往、好想要试一试!

  甚至,如果失去了她是他们雇主、老板的妻子的地位,在被他们捆绑、胁迫、丝毫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大概自己也会因为被慑服,而不由自主就变得乖乖地,听命于他们了吧?!……

  “天哪!那……那如果他们两个,同时一起来……处置自己:一个把那么粗的东西塞进我嘴巴,另一个用……更长、更大的……戳我底下……那岂不是……

  更要要命死了吗?……“

  在马桶座上手淫的小青,已经把一只手指插进阴道里、口中含住自己另一根手指,一上一下同时插弄、吮吸起来了。

  “啊!大鸡巴,大鸡巴啊!两根同时……一起插我吧!”小青心里喊着。

  但是她立刻也发现自己的手指头实在太细小、太不够长了,加上不管她怎么用力将那只被吸住手指的臂膀,在自己胸部上搓擦,都觉得还是不够刺激;总像是少了男人掐捏自己奶头的手一样。

  “天哪!这样自摸,怎么够哇?我太需要了!实在太需要了啊!”

  杨小青把三角裤由脚踝扯掉,检起睡袍,披上赤裸的身子,捻熄浴厕间的灯,摸黑回到卧室,爬上丈夫还在沉睡中呼呼打鼾的床上。

  她知道,只有再回到刚才的梦里,找到她的两个司机,自己才能得到澈底的满足。“唉!谁教我那么呆,那么食古不化,平白放弃大好的机会,不跟徐立彬上床?现在却落得还要去找司机,让他们玩弄!”

  为了找寻她的两个司机,杨小青重新回返到睡梦中,居然倒真的被她接上了刚才的那一场“恶梦”。在拚命吮着老姜的大阳具,开始感觉自己身子里都产生了性反应时,见到丈夫的司机小陈也进了破砖屋里,手里拿着一瓶XO、和一条用来捆绑自己的棉绳……

  ……………………

  “不,不要啊!……别这样对我嘛!”小青甩着头,呜咽着。

  “啊,他妈的!……臭婊子快把老子吸出来了!”老姜吼着,用力扯拉小青的头发,让她吐出大鸡巴。小青大口喘了起来,哭叫着:“不,不要嘛!……不要绑我!我愿意……愿意接受惩罚了嘛!”

  “好!那太太你就跟陈哥哥打交道,向他求吧!……把XO给我,老夫先喝几口,看你们俩怎么玩!”

  杨小青跪在床垫上,仰头看着司机小陈解掉皮带,拉炼一拉,裤子掉了下去,内裤拱得像个帐篷似的,看得出底下也是个惊人的大家伙。小青正不知道该如何启口,下巴就被小陈一手挟住提了起来,只好含泪眼巴巴地望着他。

  “太太!老板也不是个坏人,日夜为你们家事业打拚,而你在外还要偷男人……你对得起他吗?……你想,要是让他知道的话……”

  小青心里明白,眼泪掉了下来,一下点头又一下摇头的,叹着说:“小陈…

  …求求你!别对老板说……我承认对不起他就是了嘛!“

  小青主动伸出两手,捂到小陈撑高了内裤的硬棒上,心里呐喊着:“天哪,也是那么大的一根哪!……而且他年轻的肌肉那么健壮、那么硬硬的,要是强暴我的话,我不也要被搞死了吗?……天哪!我完了!……真是不要脸死了!竟连司机的鸡巴我都要疯了!”

  但小陈并没让小青如意,当她仿佛恬不知耻的、正要扒他内裤的刹那,捉住了小青的两腕、往上一提;在她没来得及尖叫出口时,就迅速把她手腕交叉钳着,用棉绳绑了住;然后把绳子另一头,甩过砖屋的横梁,再拉住垂下的一头。于是,小青就像被吊了起来,细瘦的两臂扯得直直的,而尽露出她腋下两丛黑毛…

  …

  小青猛甩头,嘶喊着:“不,不要啊!……别这样……对我嘛!”可是怪得很,那棉绳并没像所害怕的使她皮肉疼痛,反而令她觉得自己现在被制伏了,毫无反抗的余地,只有任由男人畅所欲为的处置,而产生出一种变态的、愿意受虐待的心情……

  “有什么不好呢?太太不已经承认了对不起老板吗?……现在接受我们的处置也是应该的呀!”说着小陈退下内裤,露出了阳具。

  “啊~!天哪!你……你的东西……”小青一眼瞧见,吓坏了。

  原来小陈的家伙,不但又长又大,而且肉茎上长着好几粒像小弹珠似的东西,在阴茎皮下撑得一颗一颗鼓鼓的;尤其是它龟头颈下,有两粒还特别向外凸起,显得整个阳具型状,就像一条教人恐怖的眼镜蛇……

  “没见过吧,大少奶奶!……咱们小陈是入了珠的,玩起女人来,也是最教娘们乐坏的喔!”老姜在一旁咽下大口XO说。

  仅管杨小青是个过来人,也从“现任男友”那儿听说过:男人为了专门对付女人,有在阳具上“入了珠”的;但她现在第一次真正见到,这么奇形怪状的东西,也还是禁不住心惊胆战了。

  小陈露出一脸淫笑,也学着老姜叫:“大少奶奶!嘴巴拿来!……吸我老二!……像吸姜大哥一样的吸!……你快吸呀!……嗯~!对啦!……这就对啦!

  ……嗯~!太太的嘴真棒!让小陈舒服了,就不用担心老板那边了!……“

  小青的嘴里,含着小陈又粗、又大、而且还凸凸凹凹的阳具,感觉它所入的那些珠子,在自己口腔里面,磨进磨出的,不禁联想到:自己阴道被它插着时的感受,会要多受不了了!……

  老姜提着酒瓶走过来,接下小陈拉着的棉绳,怪声而笑嘻嘻地说:“……大少奶奶呀!小陈已经答应不打你小报告了,你就——乖乖合作吧!来,老弟,把她脱光了!瞧瞧太太给小白脸欣赏够了,咱们却从没看过的……一丝不挂的样儿吧!……”

  说着,老姜拉紧棉绳,使小青被吊着站了起来。小陈伸手到她胸部将奶罩双乳中间的扣子一解,胸罩就敞了开来,分挂在小青两肩,呈露出她瘦骨嶙峋的胸部,和两颗已经硬挺得像葡萄似的奶头。

  “不……不要!羞死了!……”小青紧夹两腿,低头诺诺的抗议。

  但当小陈由她腰际拉着松紧带,将小青裤袜和三角裤同时剥下时,她高高被吊起的两臂动弹不得,也就只有配合扭着屁股,提起一脚来,让男人完全扯掉了它,扔在床垫旁。

  两个司机淫秽的眼光,同时在小青除了垂挂的胸罩之外,已是赤条条的肉体上扫描着,小青羞惭到极点,不敢抬头,只能哀哀地问:“你们……你们究竟要把人家……怎么样嘛!?”

  不约而同地,小陈和老姜便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将小青夹了住,几只粗糙的大手,在她身子上下四处抓捏、搓揉起来;小青的手被吊高了,毫无抵抗能力,只能像挣扎似的扭着身体。但她每一扭,都使她更清楚地感觉顶在自己屁股、肚子上的男人的阳具,和司机们在自己身上最容易受刺激的奶头上、屁股沟里,愈来愈粗鲁的搓揉、把玩……

  两个男的,同时在小青身子上下弄个不停,一面老姜还揶揄她说:“太太你明知故问啊?……咱们当然是要把你玩个够,像你男朋友一样,在你底下的肉洞里消魂呀!……”

  “对呀,对呀!用两根大鸡巴,干你的小骚屄呀!”小陈也和着。

  “不!……你们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小青嘶叫着。

  “怎么不可以呢?张太太!你跟男人幽会,怕家人疑心,前后连三个钟头都没玩到,骚屄里一定没过足瘾,现在,就由咱们俩,再多陪陪你,玩个够,让你澈底满足满足吧!……”老姜回答她。

  “……反正老板正在别的女人温柔乡里,不到天亮是不会回家的!太太你趁机舒服舒服……也是应该的嘛!”小陈在小青耳边说。

  小青的阴道里开始潮湿了。

  这正是她今晚跟徐立彬在福华,身子里仅管有了高潮,但是却没让他阳具插进去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感觉啊!……而现在,自己被夹在两个男人强壮如牛的身体当中,被一前一后的两根大肉棍挑逗、刺激着,小青怎么抗拒得了?又怎能坚持说“不!”呢?

  “天哪!你们……简直要……让我羞死了啊!”小青大声叹着。

  ………………
 
   夜半三更,被自己家的两个司机壮汉挟持在四兽山麓的破砖屋里,几近全裸的杨小青,双手被绵绳缚住,两臂扯直了高高悬吊着,她腋下的两丛黑毛、和一根根肋骨嶙嶙的上身,都暴露在男人手里,被摸得发痒、捏得发痛;忍不住连连甩动纤躯,嘶叫着:

  “啊…啊~!……哈…啊哦!!……不!不要,不要嘛!……”

  而老姜一松、一紧地拉动绵绳,小青的身子也就跟着被吊得一上、一下;被扯高了时,她两脚踮起来都够不着床垫,被放低下来时,站不住脚跟而垮成两腿曲膝半分弯的姿势;难受极了。……但却又因为同时被男人的手肆意搓揉,被两根鸡巴磨来撞去,从体内产生了无法抗拒的性反应;引得小青阴道更潮湿、也更骚痒难熬了!

  “嘿嘿!少奶奶,这样一上一下的,倒很像套在男人鸡巴上,倒浇蜡烛似的啊!……今儿晚上,你也跟他这样玩过吗?”老姜问道。

  “啊!……羞死人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就别再这样……羞辱人家了好不好!……天哪!我……我已经都快要……受不了了!”小青一面扭,一面泪汪汪地对两个司机哀求。

  “老哥!太太好像已经愿意合作了,那我们就给她……松绑吧!”

  “老弟,这你就不懂了!大少奶奶现在更需要被绑着,她才能继续把那种既想要、却要不出口的闷骚劲儿完全表现出来呀!……要是松绑了她,太太恐怕连手往那儿放都不知道呢!”

  老姜一针见血道出了杨小青的处境,令她羞愧得更无地自容死了!

  “天哪!……姜大哥,小陈……哥!你们要玩……要怎么玩我……就玩吧!

  可我求你们,别再一直……侮辱人家嘛!“

  无论小青怎么哀求,两个司机都无动于衷;一面像玩玩具似的把弄她纤小的身躯,一面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口出秽语、脏话,轮番调戏、侮辱她。

  尤其是,老姜又扯紧了绵绳,不再放松。而小青双手被高吊着,两腿紧夹,却因脚尖踩在软垫上,站又无法站稳;以致她的整个身躯就像一片纤细的草叶,随着阵阵扭动而不停摇晃……

  司机的手,探到她已被液汁淋湿的私处摸索时,小青就更忍不住地踮起脚跟,主动把颤抖的大腿微微分开来;在感觉男人手指弄进自己湿答答的肉槽、肉缝、和肉洞里的时候,愈来愈受不了地猛摇着屁股……

  “不!……不!不要啊!不要啊!”小青一面摇屁股,一面叫。

  “张太太不要被侮辱,可是她却尽爱作不要脸的事;瞧!才给她一点小小的刺激,她就会踮脚跟,扭起屁股来了!……嘿!还扭得蛮风骚、蛮带劲儿的啊!

  ……“老姜笑着对小陈说明。

  “对呀!就连那种卖的,兼职女大学生,也没太太扭得好看哩!”

  “没错!咱们玩的那个大学生,的确没有少奶奶扭得带劲儿,可是上回她夹在当中,被咱双龙抱着操的时候,倒也动了真情,让咱兄弟俩销魂,她自己也享足乐子了!……”

  “对,对!老哥,那……我们今天也给太太来个……双龙抱吧!”

  “不!……姜大哥……我不,不能啊!”

  小青吓坏了似地哀求着。但她整个下体却早已被那种难以名状的、性欲之火所点燃;所有的凹槽、肉缝、和肉洞里都被那源源溢出的淫水淋得又湿又滑;甚至留不住它而只有任蜜液滚滚流淌到微分开的大腿内侧了!

  ………………

  司机终于放掉了棉绳的一端,小青不须再踮着脚跟,她两腕仍被縳住的手臂,也得以缩回到胸前,暂时舒解被久吊的酸麻;只是那脱开的奶罩,还挂在她骨瘦嶙嶙的肩臂上,令她为自己不堪的模样,感到无比羞耻;却又在心中,因为将要被缚着遭受淫虐式的对待,而生出一种变态似的期盼…

  小青被喝令仰躺在床垫上,双腿被老姜两手大大劈分而张开了;她闭上眼睛,脑中几乎看见自己整个阴户毫无遮掩的、呈现在男人眼里的景象。

  司机小陈跨到小青的胸前,两膝一弯,蹲坐下来,使他那只又粗又长、入了珠的大阳具挺立在小青面前。“太太眼睛打开!……”

  小青听命睁开眼,就见到小陈钜大的龟头肉球,和它底下那一对像青蛙眼睛似的两颗入了珠的凸肉,惊吓的同时,就不自觉把嘴巴大大张开了。

  小陈伸手托住小青的脑勺,将阳具朝她嘴里一送,插进了她口里。他低吼着:“好太太!快吸老二!……手捧着我的屁股吸!”

  “天哪,这么大的鸡巴!……要堵死我了啦!!”小青心里喊着。但她两腕交叉被缚住的手,却也乖乖地像蝴蝶翅膀似的,捧着小陈毛茸茸的屁股肉瓣,一抓一抓地摸着了……

  “哈哈!……哈!太妙了!张太太吸老二吸得太妙了!”

  “唔~!……唔~~!!”小青哼了起来。

  小青感觉到老姜的手指插进了自己阴户里,在湿淋淋的阴道肉壁上又扣、又刮的。才没几下,阴核的肉粒也被另一只指头挑拨、扫弄着。而自己硬起来的肉豆豆,被压着揉来揉去的那种刺激,简直要命死了!

  “唔~!嗯~~!!”小青尖声哼着,屁股在床垫上扭来扭去。

  “嘿!没想到大少奶奶今晚儿已经玩过一回了,居然洞里面还是水汤汤的,扭得也还这么带劲儿!”老姜故意说出来让小青听见。

  “呜~唔!~呜!!”小青嘴里含着阳具,只能猛摇甩着头。

  “是啊!是啊!太太连吹喇叭都吹得呜呜叫,好好听哩!”

  杨小青眼泪又流了出来。想到自己在福华,和徐立彬过的那一段。“不,没有啊!我……今晚根本没玩到……连鸡巴都没看到啊!”

  “她嘴巴里有玩意儿,现在叫不出口,才只能呜呀!老弟,咱们先同时一起来操她上下两个洞,让她哼个够!待会儿兄弟俩再玩双龙抱,夹心饼干玩她的骚屄、屁眼儿,就听她更精彩的叫床吧!”

  “不!……不,不能啊!我不能啊!……啊~~!!天哪!”

  突然,小青的阴户被老姜又粗又大的肉棒子插了进去。

  “天哪!我终于被鸡巴插进来了啊!……而且是同时两只……一起的啊!

  ……天哪!好大、好大啊!……啊!!“

  小青含着阳具,哭出了抑扬顿挫的呜咽声。在两只阳具同时的抽插下,她整个身子像被火焰灼烧而腾动、振荡、颤抖。她的意识渐渐模糊了,浑浑沌沌的,仿佛陷溺在一波波的浪涛里;但她的肉体,却在两个男人肉棒轮番冲刺的韵律中,反应得愈来愈鲜活、愈来愈娇艳了。

  “啊~!宝贝!插我,操我吧!大鸡巴啊!……我早就欠操死了!不要脸死了!……大鸡巴啊!操我吧,操死我……这个骚屄吧!”

  这淫浪的叫床声,响澈在小青自己的脑海中,也正是她每次在加州与她“现任男友”幽会时,就会禁不住喊出的污秽而肮脏的、却更教自己淫欲高涨的浪叫。

  现在,在台北四兽山麓的破砖屋里,被家里两个司机同时“奸污”的当儿,小青的心中呼喊着同样的话,令她自己也难以置信今晚的迫切、和对男性的饥渴,竟会如此强烈,竟然连两个下人的鸡巴都会疯到这么不堪的地步啊!

  “幸好,自己嘴巴被那只奇形怪状的肉棒堵住了,能发出来的,也只是闷哼和呜咽声。……可是,等一下他们还要同时戳我底下两个洞洞;在阴道、屁股里同时抽插;……我一定会喊出那种……见不得人死了的话呀!啊~!天哪!……

  我该怎办啊!“

  “太太,吹喇叭就好好吹呀!干嘛一直甩头哪?”小陈低头问她。

  小青的眼泪飞溅到两颊上,滚落到早就散乱不堪的发鬓里,好不容易才用力仰着颈子,吐出小陈的大肉茎,猛喘着气,嘶声大喊了:

  “我受不了,受不了了嘛!……天哪!啊~~!!天哪!我受不了你们的…

  …鸡巴……插得我……都快要死掉了啊!!……啊!!“

  在极度反应中,小青被绑住的手用力抓着小陈的屁股,指甲扣进他的肉里,他痛得大吼一声,弹起屁股,高举起手掌几乎就要掴小青的脸,幸好老姜及时制止了他:

  “住手,老弟别打她!……大少奶奶只是情不自禁罢了!”

  “对不起!对不起,陈……哥哥!”侧着头小青急忙道歉了。

  “他妈的!……臭女人!”小陈滚到一旁,抓起XO灌了两口。

  老姜的大阳具一下接一下冲进小青的身子里,撞得她娇躯直震,全身直打抖颤,张大了嘴声声呼号着:“啊~!……啊~~!”

  “嘿!大少奶奶叫得可真动听啊!……喜欢了?”老姜故意问。

  “……啊~~!我……我……”

  含着泪摇头的小青很清楚自己早就喜欢了,而且不只喜欢,还更需要极了!

  可是她怎能答得出口?怎能抛下廉耻,对奸污自己的男人说喜欢呢!?

  “贱货!……答姜大哥的话呀!”小陈抹着嘴上的XO,吼她。

  老姜抓起小青的两腿,把她大大劈分张开来成了V字型,粗肉棒更急促、用力地连续插着小青水汪汪的肉洞,而且每插都尽根到底,撞在小青肥腴的阴阜、细嫩的阴唇、和肿胀的阴核肉上;而他那一前一后甩着的两颗大睾丸,也就巴哒、巴哒地打在小青肉洞底下被淫液淋得尽湿的会阴和屁股上……

  “啊~!天哪!……天哪!啊!!~~啊!!”

  小青连续尖叫了起来;她在胸前曲肘被交叉捆住的两手,胡乱抓狂似地用力捏着自己的小乳房,像完全忘掉痛楚般地揪扯那两颗嫣红的小奶头……

  “啊!舒服死了啊!……我这辈一子也没被大鸡巴操得……这样舒服啊!

  ……天哪!不要停,不要停啊!……大鸡巴,你可千万不要停啊!……“

  杨小青心中的狂喊几乎就要叫出来了。

  “妈的!还不说!?……还不肯回答吗!?”小陈大吼了。

  “快了!……大少奶奶迟早会叫的!”老姜一拍不停地干着。

  然后,他又像哄小孩般地,对如痴如醉、神魂颠倒中的小青问道:“对不对?大少奶奶!……你就是喜欢让男人这样操屄的,对吧?尤其是像咱们……尺码够大、可以塞满你小紧屄的……鸡巴,你最爱了,对吧?!”

  “不!不要问嘛,求求你……姜大哥!不要让我……说出来嘛!”

  小青猛摇着头,但她明白:自己已经快没救了,只要老姜的大鸡巴不停抽插,自己马上就要忍不住的承认了!

  “太太还不肯说啊?……那~我老姜可就没兴趣玩啰!”

  老姜逗着小青,故意停下阳具的抽送,还缓缓把肉茎往外抽起。

  “啊!不!……求求你不要抽走啊!我肯……我肯……说了嘛!”

  小青立刻尖叫了,还祈求似的挺着屁股往男人阳具上送。老姜这才只留下龟头在她洞里,淫笑着问她:“喜欢了?大少奶奶?”

  “喜。欢!……喜欢了!”抑着无比的羞惭,小青终于点头了。

  “喜欢什么呢?张太太!?更清楚说来咱听听!”老姜追问着。

  “喜欢……让男人……哎!人家……羞死了,就是讲不出口嘛!”

  口头上,小青一承认自己“喜欢”了,就像去除掉一层心里的障碍般,松了一口气;也同时体会到:自己久久放不掉的“廉耻心”,在熊熊欲火的燃烧下,原来只是不堪一击、无比虚幻的东西啊!

  脑中有了这样的念头,从小青仍然带着羞涩的泪眼底下,竟浮现出一丝掩不住的媚荡;嘴角微微勾着,挣出一种似笑非笑的、怪异的表情,对老姜瞟了一眼,就像等待男人进一步逗弄似的。

  小陈在一旁不耐烦了:“羞个屁!人家兼职的大学女生都不会像你这样嘴硬,老哥给她点颜色!……看看这贱货还会不会羞!”

  老姜稍微一提肉茎,它那颗龟头几乎就要抽出来了。

  “不~!姜大哥!!……人家不羞了,人家不羞了嘛!你……插进来……插进我里面嘛!……哎哟我的天哪!求求你……不要再整人家嘛!……人家需要、需要死了嘛!……”

  到了这地步,杨小青终于像变了个人似的,再也顾不得廉耻,向老姜央求了!其实,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这样,早在她和“现任男友”刚刚发生关系不久,那时就因为自己背叛丈夫的“罪恶感作崇”,也是羞得什么话都叫不出口,每次都让男的用种种吊胃口的方式,或类似于“惩处”的手段,将自己“整蛊”到再也忍受不了了,才像被迫抛下羞耻,喊出所谓的下流话来。(小青的故事3~5集)

  此刻几乎完全赤裸的杨小青,在两个司机胁迫下,以“惩处”的方式绑住两手,被他们不断调侃、侮辱、戏弄;最后竟在被“整蛊”得心灵和肉体都不堪到了极点时,也难以置信地,大分了两腿,呼喊出同样的话……

  老姜笑了,把龟头再度没入小青的阴道里;肉茎只插进小半截,就“噗吱!”一声把小青肉洞里氾滥的淫液挤了出来,滚流到她屁股下面。

  “啊~!……啊~!!姜……大哥啊!”小青娇啼着,流下眼泪。

  “大少奶奶,你终于承认需要鸡巴啦!?”老姜得意地问。

  “是嘛!我承认……要鸡巴了!”小青含着泪,噘唇娇声地应着。老姜的阳具才又缓缓往小青洞里推了进去……

  “啊~~!姜大哥,我要嘛!我需要死了!……我早就需要……你大鸡巴操我了嘛!”她的叹声里,终于洋溢出受慰藉的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