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慈母救子失贞洁

作者:admin来源:人气:652

  仿佛经过了很漫长的黑暗之后,张瑞感觉自己好象看到了光明,他开始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了腿上伤口传来的疼痛,他也记起了先前发生的事:
  中秋之夜,爷爷乾坤剑张云天过七十大寿。爷爷是现任的武林盟主,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掌门都齐聚华山来贺寿。正当大家正喝得高兴时,销声匿迹了三十年的魔教天乐教在教主温必邪的率领下攻上了华山,当大家想抵挡时候,却发现都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全身的功力只能发挥出一两成。在这样的情形下,虽然群豪都奋死出手抵抗,但没有几个回合就纷纷被擒。
  在混乱中,爷爷和爹为了掩护自己和娘逃离,被温必邪出手杀害,而姐姐和妻子也被生擒了,最后,自己和娘在忠仆的拼死掩护下,逃到了一个悬崖边,被温必邪手下的护法淫神葛进欢追上,自己中了淫神葛进欢的一记毒掌,被打落入悬崖,而娘见自己坠落悬崖,竟也飞身随自己跳下悬崖。自己耳朵边依稀还回荡着娘在见到自己坠落悬崖时那凄厉绝望的呼喊声。幸好上天保佑,在悬崖底刚好有个深潭,自己和娘才得以保住了性命。
  当母子两好不容易游出深潭找出路时,却发现深潭四周都是一眼看不到顶的光滑峭壁,根本无法攀爬上去,整个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像口深井的绝谷,好在整个谷底,除了那个几十丈方圆大小的深潭外,还有越十亩大小的地方,长有不少果树,已经结果了,是可以吃的那种,而且深潭里也有些鱼。这样看来,虽然暂时不不去,但也不用担心一下子被饿死。
  母子两人只好暂时安顿了下来,在一处石壁的脚下找到了一个天然石洞,作为临时的住所。而自己中的毒掌在苦苦压制了一天后,第二天早上就压制不住而毒性发作了。当时自己就倒在了深潭边的草地上,感觉全身发热,头脑开始发晕,视野开始模糊,之后是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样,一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欲念占据了自己的心,之后自己的意识好象处于一种似在梦中的模糊状态,意识越来越弱,下体阳具好象快要要涨裂了一样,好难受,好想插入女人的体内发泄。自己发狂似的撕烂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疯狂的呼喊。
  再之后,好象听到了谁叫自己的名字,但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理会了。在最痛苦难熬的时候,有一具女人全身赤裸柔软的身体贴入了自己的怀中,双腿分开勾住了自己的腰,有两团滑腻的软肉挤压在自己的胸口。
  自己紧紧的抱住了,使劲的用双手抚摸着那具身体,那触手滑软的感觉和那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特殊的香味,让自己当时的灵魂好像都颤动了,自己用力挺动着下体,想把阳具插进那女人的下体内发泄,但好象都没插中地方。最后,感觉到自己的阳具被一只柔软的手握住,被扶住引导向那勾在自己腰间的那双腿的中间阴道口的位置,阳具龟头抵在了柔软湿润的阴道口,被嫩肉包裹着。自己跟着用力一挺下体,阳具就顺势挤进了一个湿润而紧滑的阴道肉穴中,瞬间,感觉到阳具整根都被暖暖的嫩肉包裹着,一种让灵魂震颤的酥麻消魂的感觉侵袭便了全身,而那心中的欲念之火也好像找到了宣泄口。
  之后的事记得很模糊了,只记得自己把那具身体压到了身下,使劲的抱着,使劲的抚摸那肌肤,使劲的挺动着下体,让下体阳具每次都深入到那阴道肉穴的尽头,想要把自己整个都揉进那具身体里,尽情的享受着性器摩擦交媾所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消魂快感,一直过了好像很久很久,自己才在高潮的浪尖上停顿了,阳具重重的整根顶入到那阴道肉穴的尽头,阳精不受控制的瞬间全部都喷射而出,后自己就彻底的昏迷过去了、、、、、、、
  对了,在交媾中有听到的女人的呻吟声,听起来有点像是娘的声音。不,不是有点像,那就是娘的声音,天啊,难道自己在毒性发作的时候竟然兽性大发地奸淫了疼爱自己的娘?在悬崖底应该只有她一个女人,如果自己真的和女人交媾的话,那只可能是娘。
  想到这,张瑞顿时心中如遭雷击,心如死灰。但当他想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恐惧地发现,自己竟然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
  ************
  「瑞儿,你快醒醒啊,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不测,娘也不活了。」张瑞的娘许婉仪带着哭调紧紧地抱着张瑞。她此时全身都赤裸着,张瑞也一丝不挂,但她已经顾不了了,她唯一关心的是张瑞能不能活过来。自己作出了那么大的牺牲,难道还是没有用吗?她悲愤的向老天爷质问道。她脑海中浮现出了昨天的一幕幕:


  昨天早上,张瑞出去到深潭边想抓鱼,但刚走到潭边不远处,就毒掌毒性发作倒地,抽搐打滚,状若疯狂。她惊恐的呼喊他,但他没有一点回应。她本可以制住他,但她也知道,爱儿中了淫神的毒掌,毒性发作,如果不马上跟女人交媾发泄,肯定会全身血脉爆裂而亡,而当时又在这与世隔绝的悬崖谷底,哪里去找女人给他交媾发泄。
  许婉仪当时都快绝望了,家中遭此惨变,公公和丈夫身死,张家就只有这么一根独苗,好不容易从魔掌中逃了出来,谁知道又马上陷入这厄运?如果爱儿就这么死了,自己将来到了九泉之下怎么跟列祖列宗交代?最重要的是,爱儿从小就是自己的心头肉,从小哪怕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自己都要心痛不已,对自己来说,爱儿从来都是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存在,所以当初在见到爱儿被打落悬崖时,伤心绝望之下才毫不犹豫地方选择了跳下悬崖随他而去。
  她的心,随着张瑞越来越疯狂的呼喊狂叫而越绝望了。怎么办,老天爷?
  就在她都要准备放弃努力,绝望的想着大不了瑞儿一死自己就自杀去陪他时,她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一个念头,一个让她自己心里都颤抖的念头:女人,自己不就是女人吗?
  但马上,这个念头就被自己心底涌起的羞耻感所淹没了,从小就养成的根深蒂固的伦理道德观念让她一想到这个可能就条件反射的退缩了。「但是,如果不这样,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瑞儿在自己面前毒发身亡?」「不,不能这么看着瑞儿死去,不能!」她心中滴血地狂呼道。但不能又能怎么样,除非自己真的和瑞儿马上合体交媾让他发泄。但是,那可是乱伦啊,自己怎么能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乱伦交媾?她的心在爱儿的性命和道德的防线面前痛苦的徘徊,要么守住自己的贞洁放弃爱儿的生命,要么牺牲自己的贞洁保住爱儿的生命,这对她来说,是人世间最痛苦最让人崩溃的选择,但偏偏她还必须要选择其中之一。如果可以的话,她宁可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去换爱儿的生命。
  就在她心里苦苦挣扎绝望的时候,张瑞却已经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他的眼睛赤红,状若疯魔,身上青筋暴露,好象就要炸体而亡的样子。
  看着命悬一线的爱儿,许婉仪心如刀绞。对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羞耻和耻辱就是和亲生儿子发生乱伦这种让世人不齿的事情,她也对乱伦有着深深的抗拒、羞耻和恐惧。但是,不这样她又能怎么样?「不,不能这样啊,不能啊!」她心底狂喊道。她真想一死了之,她不想面对这样的选择,但她更知道,如果自己死了爱儿也死定了。「怎么办?老天爷,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她的脑子已经一片混乱。
  而就这片刻工夫,张瑞的鼻孔中已经流出暗红色的血来了,情况更加的危急了。看着那触目惊心的血,她的心沉到了谷底,也更加的绝望。
  感觉到爱儿正一步步的走向死亡,下一刻可能就是天人永隔,许婉仪的手脚冰冷,她顿时间感觉到了无尽的痛和恐惧,那是害怕失去爱儿的心痛和恐惧,完全占满了她的心房,让她感觉像要窒息了一样。「不!我一定要救瑞儿,一定要救她,不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也要救他,我不能让他死,不能让他死啊!不能啊!」她对着苍天喊出了句话,那声音,如杜鹃泣血,透着满腔的不甘和决心。
  在面对爱儿已经一边脚迈入鬼门关的这一刻,她终于鼓起勇气艰难而又坚决的作出了选择。为了自己的爱儿,她终于豁出去了。其他的事情她能不能承受她不敢说,但是,现在至少有一点她是肯定的,那就是,自己绝对承受不了失去爱儿的痛苦。
  「老天爷,张家的列祖列宗,请你们原谅我的不知羞耻和下贱吧,不,即使不原谅我也无所谓了,我不能眼看着瑞儿死,不能,我一定要救他,哪怕会因此而被世人所唾弃也再所不惜。瑞儿,娘是那么的爱你,娘不会让你死的,娘以前曾经说过,娘会保护我的瑞儿一辈子,瑞儿,娘已经想通了,只要你能活着,娘什么都愿意做,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包括娘的生命和贞洁,只要你能好好的活着!」她心底滴血的说道。
  最终,她选择了牺牲自己的贞洁去救爱儿的生命。她打算在救了爱儿后就自杀去追随丈夫,她觉得自己在和爱儿乱伦交媾后,根本没有脸面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许婉仪看了一眼那如疯如魔的爱儿,一咬牙,伸手去解开了自己的裙带。衣裙顺着她滑嫩细腻的肌肤划落到地上,她丰腴雪白的身体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了空气中。如果有其他男人看到她此时那完美诱人的裸体,肯定会为之发狂。


  岁月的流失并没有让她的身体变差,丰满挺拔的双乳、线条柔美的腰肢、饱满的翘臀、圆润修长的美腿,以及双腿之间那芳草溪谷,让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完美,带着成熟韵味的美。
  她的眼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满了娇美的脸庞,她不敢低头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她怕自己看到自己的身体后会联想到这个身体等下被爱儿抱在怀中任他肆意占有抚弄的情形,她怕自己会在最后的关头放弃。
  「瑞儿,娘来了」
  许婉仪艰难的走向在几丈外水潭边草地上躺着的已经神志有些不清的爱儿,看到他跨下挺立的那异常粗长的阳具,她脚步停了一下。她虽然已经决定把贞洁交给爱儿了,而且心中也没有什么情欲,但是,那根凶器还是让她原本已经如死灰般苍白麻木的心里有了一丝涟漪,「等下瑞儿的这根东西插进我的下体内,我真的能承受得了吗?」但随即她就放弃了继续思考,因为对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她继续走向了他。
  许婉仪走到了张瑞的身边,强忍住心中的强烈羞耻,一叹,然后就毅然的蹲下来,伸手将他的上半身稍微扶起,然后就分开双腿面对面的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双腿勾住了他的腰。做完这几个动作,她感觉仿佛花掉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张瑞第一时间的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在身体肌肤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一阵的僵硬,心跳加速了起来,原本苍白的脸色涌上了一层红色,压在心底的那强烈的羞耻感破禁而出,她有种推开他逃离的冲动。尤其是感觉到爱儿的阳具贴着自己的下阴外摩擦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勇气好像都要消失崩溃了。
  但是看到张瑞那赤红无神的眼睛,她再次强忍住了。她知道已经不能在拖延了,否则什么都晚了。张瑞在胡乱的挺动着他的下体,但不得门而入。她一咬牙,闭上了眼睛,伸着微微颤抖的手探到跨下,握住了爱儿那坚硬滚烫的阳具,在心一抖一停顿之后,就扶着那东西往自己的阴道口那里引导。
  她的心,处在崩溃的边缘。爱儿的阳具龟头抵在了自己下体阴道口的刹那,的的羞耻感终于达到了最强烈的程度。感觉着那滚烫坚硬的龟头已经进入阴道口几分,自己阴唇被挤开,自己的性器和爱儿的性器已经接触到了一起,不该发生的乱伦交媾就要发生,她阴道内的肉壁不自主的一阵收缩,全身却感觉好像非常冰冷僵硬,脑子一阵空白。
  乱伦,这个词再次向雷霆一样在她的脑海中炸响,用理性压制着的心房再次被无比强烈的羞耻、恐惧、抗拒的意念所侵占,她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下意识的想推开张瑞。但是,晚了。张瑞已经抱紧了她的腰,下体用力向上一挺,他那根原本就已经停留在她阴道口的阳具,就已经深深的插进入了她那只被丈夫品尝过的阴道深处。干涩的阴道被强行侵入让她感到一阵刺痛,但随即,饱涨、炽热、坚硬、酥麻的感觉就由阴道内传遍了她的全身。
  感觉到自己的性器与爱儿的性器已经紧紧的交合在了一起,她的心,彻底碎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不过,她心底仿佛有一丝的轻松,「终于不用再选择了,因为已经没有选择了,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不归路,那就继续走下去吧,只要真能救回瑞儿的命,再不能忍受的耻辱也要忍受,瑞儿,娘已经把身体都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娘的期望,要好好的活下去!」她心里默默的道。
  而回应她的是,张瑞把她狠狠的压倒在草地上,肆意的抚摸着她身上的肌肤、频繁有力的抽动着阳具一次次猛烈的冲击着她娇嫩的下体花房。她忍住心中的羞耻,默默的承受着爱儿对自己身体的占有。她只希望这母子间的乱伦交媾能快点结束。
  但渐渐的,前所未有的交媾快感从下体一波波的冲击着她的全身,她那强作平静的心渐渐的被这种快感所淹没,她不想承认和爱儿交媾会让她有快感,但事实上身体的反应却不听她的指挥。那粗长的阳具,每一次抽出插入她的阴道内,摩擦着她阴道内娇嫩的肉壁,都会带给她强烈的感觉,像潮水一样不断的向她侵袭。
  不知不觉中,她的神情已经开始迷离,双手不自禁的已经抱住了张瑞的腰背,指甲深深陷入他背后的肉里,双唇微张,微微喘息着,胸前双乳不停起伏着,在张瑞的手中不断的被挤变形,一双玉腿已经紧紧的勾缠住了张瑞的腰间。


  许婉仪此时已经没有办法独立冷静的思考问题了,张瑞的冲击已经让她渐渐的迷失了自我,陷落在了爱欲的中。此时,她心中已经不自主的淡化了伏在她娇躯上驰骋的那个男人是她的亲生儿子的事实,只能被动的接受着男女交媾最原始的快感冲击,已经没有了思考的闲暇和能力,理智已经被感性悄悄的取代了。其实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除了爱儿超强的本钱天赋和他受到毒性刺激异常刚猛外,在交媾中通过下体性器交合而传染给她的一些毒性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只是她不意识到而已。
  极度淫糜的气息飘荡在水潭边,一个强壮的青年疯狂的奸淫着一个端庄成熟的美妇,「啪啪」的撞击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石壁周围,惊起了几只落在水潭边喝水的鸟儿。
  她挽好的秀发已经凌乱完了,雪白双腿被一双有力的手大大的分开到两边,那根粗长的阳具每一次插入都插到最深,连阴囊都紧紧的挤住她的阴道口,好像要跟着塞进去,而阳具的每一次抽出,她那被撑开得好象要裂开的阴道口的粉红嫩肉就随之被扯动出来,她饱满的阴部上的阴毛已经完全被淫水粘在了一起,下体一片狼籍。
  不知过了多久,许婉仪不自主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双手乱摆抓住了地上茂密的青草死死的绞动着,头扭在一边,眉头紧皱着,原本端庄的脸上一片深深的潮红色,眼睛半开半合,双唇张开着,像要发出声音又发出不来的样子。她终于达到高潮了。可怜她和丈夫结婚这么多年,相处时都是相敬如宾,连性爱都是很有节制的,再加上她的性欲一向都是比较淡的,所以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高潮的感觉,没想到今天却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弄到了高潮,还是非常强烈的高潮。
  她感觉自己就像要窒息死了一样,整个灵魂好想都在飘荡。她下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然后大量的阴精就涌到了阴道里,随着阳具的插入而被挤得流了出来,顺着股沟流到了草地上。
  她达到了高潮,但是张瑞却没有。他仍然不知疲倦的挺动下体继续进攻着。
  她全身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只能任他一遍遍的享受着她的肉体,他那原本就粗长的阳具在她阴精的侵泡下竟然又涨大延长的几分,这样每次的插入都将龟头顶入了她的子宫里。
  在这种情况下,她受到的刺激快感更加的强烈了,不禁发出了大声的似笑似哭的消魂呻吟声,与他粗重的喘息声音交织在一起。
  「哗啦」,许婉仪下体喷出了晶莹的液体,将两人纠缠着的下体都彻底的淋湿完了。原来,她被刺激过度,小便失禁了。如果此时有其他有经验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就知道她已经被刺激到了差不多极限的地步,如果在短时间内还不停止交媾,可能就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严重伤害。
  好在这样的状态也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张瑞的一阵突然加速抽动,最后紧紧的抱住她白嫩的身子,下体一记最强烈的齐根插入,他伏身一阵抽搐,那深入她子宫里的龟头瞬间喷射出了滚烫的阳精,不断喷射而出的阳精很快就把她的子宫灌满了。而她在那阳精的浇灌下,也再次达到了高潮。
  张瑞翻身躺倒在了她的旁边,昏迷了过去,那犹未软下来的阳具就这样直挺挺的树立着,上面沾满了精液与她的阴道内分泌物的混合液体以及几根不知道是谁的阴毛,在阳光异常显眼。而她也在高潮的瞬间受不了刺激陷入了昏迷。她胸口不停起伏着,那一双布满被啃咬挤压过而留下条条红痕的丰满乳房随之颤动着,双腿也还保持着大大张开的姿势,被撑开的阴道口一时间不能合拢,像一张诱人的小口一样张开着,可看到阴道花房里的嫩红肉壁,大股的乳白色阳精缓缓的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样子非常的淫糜。
  水潭边终于又恢复了平静,但那浓厚的淫糜气息却久久没有消散。